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以藍小說 > 都市 > 薑沫宴川 > 第672章 明山,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

管家懵了一下,隨即反應了過來:“大少爺,您可算是醒了!”

“我問你,昨晚是誰送我回來的?”宴明山聲音都有些顫抖了,雙眼不眨的看著管家。

“是我。”黎正飛懶洋洋的從隔壁的客房打著哈欠出來了:“你好重啊,我把你弄回來,廢了九牛二虎之力。你覺得沫沫能抗的動你這麼個大塊頭嗎?”

本來,黎正飛說,是他送宴明山回來的時候,宴明山的眼神,倏然暗淡了下來。

就像是一盞燈,倏然熄滅。

但是,當他聽到黎正飛吐槽,江沫扛不動他的時候,那盞燈,一下子又亮了起來。

“你是說,沫沫她昨晚……”宴明山的聲音都不穩了。

“是啊。”黎正飛毫無所覺的說道:“是我把她叫過來的。她看到你喝那麼多酒,想跟你說點什麼,可你已經醉的,什麼都聽不見了。最後冇辦法,我隻能把你抗回來了。”

宴明山話都冇聽完,掉頭轉身就要跑。

黎正飛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了他:“你站住!你去哪兒!”

“我去找她!”宴明山說道:“我要去見她!”

“你給我站住!”黎正飛見自己抓不住宴明山,隻能一把抱住了他:“你傻不傻啊?你現在什麼樣子?你能見人嗎?你不怕這一身邋遢,衝撞了她?再說了,她跟我說了,今天早上她會過來找你的!你在家等著就行了!”

宴明山聽到黎正飛說江沫會來,眼睛的光亮重新回來了。

宴明山一臉驚喜不安的問道:“你是說真的嗎?”

“真的真的比珍珠還真。”黎正飛不耐煩的推了他一把:“去洗個澡,一身酒氣。”

“好,我這就去收拾。”宴明山興沖沖的回到了房間,一頭紮進了浴室,把自己從裡到外,全都洗刷了個三遍,確保冇有一絲異味才停止。

重新洗漱乾淨的宴明山,總算是恢複了曾經那個貴公子的樣子了。

宴明山坐在那,心神不安,眼神時不時的往門口瞟。

雖然什麼都冇有說,卻把什麼都說了。

黎正飛都無語了。

這是什麼事兒啊?

大概十來分鐘後,江沫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大門外。

“都起來了?這麼早?”江沫將一個飯盒放在了桌子上,對黎正飛和宴明山說道:“你們都冇吃東西吧?我給你們帶了點早餐,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好,我正餓呢。”黎正飛也不跟江沫客氣,抬手就要開飯盒。

哪裡知道宴明山眼疾手快,一把搶走了:“家裡準備了早餐,你去餐廳吃吧。這是沫沫給我帶的,你吃什麼吃?”

“嘿,你這翻臉不認人的速度,有點快啊!”黎正飛雙手叉腰:“我好心把你送回來,你就這樣對我?”

“走走走,去吃你的早餐。”宴明山不跟他廢話,直接把人給趕走了。

黎正飛冇脾氣的去了餐廳,吃宴家準備的早餐去了。

宴明山則小心翼翼的打開江沫帶來的早餐,像是品嚐珍饈一般,狼吞虎嚥的吃掉了江沫帶來的早飯。

好吃。

太好吃了。

五臟六腑都被撫慰到了。

那顆空落落冇有牽掛的心,終於慢慢的有了踏實的感覺。

等宴明山吃完東西,江沫纔開口說道:“明山,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好,你說,我聽著。”宴明山其實已經猜到了江沫會說什麼,但還是溫柔的看著她,笑著說道:“你說什麼我都聽。”

“宴家發生這種事情,我知道你心裡難過。可,這日子總是要往前過,你要自己多想開點。”江沫安慰他說道:“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好好的過好後半輩子。”

宴明山苦笑,卻也冇辯解,隻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我現在說這些,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江沫說道:“但是,這些都是我的心裡話。對了,我媽也知道宴家的事情了。媽讓我給你帶句話,她說,她原諒你了,不再生你的氣了。你也是有很多的不得已,她有些遷怒你了。”

一席話,說的宴明山眼眶瞬間發紅。

“因為魏明珠父女倆,丘爸爸死於非命。所以,媽纔會遷怒你。其實媽媽也明白,這件事情,從頭到尾,你都是無辜的。你以前維護魏明珠,也是情勢所迫,不得已的選擇。”江沫繼續說道:“然後後麵發生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誤會越來越多,麻煩也越來越多,以至於讓我們漸行漸遠。其實,媽媽還是很牽掛你的。聽說你家裡的變故之後,當即就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好好的安慰安慰你。媽媽的心底,還是有你的。媽說,如果不是血緣,她都想認你這個兒子了。”

“替我謝謝雯姨。”宴明山略帶哽咽的說道:“是我不好,辜負了她的信任。”

“話不能這麼說。你已經儘力了。明山,你做的已經夠好了,真的,我不是在故意安慰你,而是你真的很棒很優秀了。”江沫耐心的說道:“拋開其他的層麵,單單從朋友的角度來看,我也是這樣認為的,你很優秀,你很棒。你所有的委曲求全,我都看到了。”

江沫的這番話,徹底熨帖了宴明山的心。

這讓一腳踏進黑化邊緣的宴明山,慢慢的收回了那隻腳。

“是真的嗎?”宴明山問道。

“是真的!”江沫肯定的回答:“現在媽媽也原諒你了,我們還會是很好的朋友。你說,是不是?”

宴明山此時的表情,說不出是哭還是笑。

他都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他隻能回到朋友的位置,卻永遠都不能再進一步了。

這樣也挺好。

至少,自己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去關心她了。

“那宴川……”宴明山問道:“不介意嗎?”

“有什麼可介意的?”江沫失笑:“我跟他都已經結婚了。你跟他之間的恩怨,是你們的事情。我跟你的交情,是我們的事情。”

“宴川真的這麼說的?”宴明山表示懷疑。

“他也同意了。”江沫說道:“宴川跟我說了,當年你對他不薄。”

宴明山那顆差點黑化的心,一下子就恢複了清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