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以藍小說 > 都市 > 薑沫宴川 > 第86章 吵架了

薑沫宴川 第86章 吵架了

作者:紈絝大佬的替嫁妻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09:04:35

-

薑沫氣哭了。

大顆大顆的淚珠,滾落下來。

燙的宴川的心都疼了。

宴川默默的鬆開了薑沫,抬手拭去薑沫臉頰的淚水:“沫沫,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薑沫更委屈了。

明明是他的錯,怎麼還問自己?

“那你呢?你為什麼這樣對我?”薑沫哭著反問。

自己從來都冇有談過戀愛,這一動心,就是想一輩子。

可對方卻隻想要一陣子!

為什麼自己的真心,換不來對方的珍惜?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宴川隱忍著自己的怒氣:“我有做錯什麼嗎?”

“宴川,我問你。你的紅顏知己是不是很多?你是不是跟她們也說過同樣的情話?那些情話,是不是脫口而出,而不是深思熟慮才說出來的?”薑沫問道:“金城的夜總會,你是不是常客?你是不是那些姑娘們的恩客?”

宴川的臉色驟然一變:“你怎麼知道的?”

“那就是真的了?我冇有誣陷你吧?”薑沫的眼淚,不受控製的,嘩嘩的落了下來:“所以,在你的眼裡,我跟那些夜總會姑娘,其實並冇有什麼不同,是嗎?你對我說的那些情話,也隻是信口而來,是嗎?宴川,你好過分!”

“那些隻是逢場作戲。我為了麻痹晏家,不讓晏家察覺到我的動作,所以我纔去那種地方的。”宴川慌了,他以前的確是經常出入那種場合。

但,他每次去,都是用姑娘們打掩護,目的是跟屬下們開會啊!

該死!

到底是誰跟薑沫說了這些話?

薑沫是怎麼知道的?

他不是冇想過,自己的那些不光彩的過去,早晚會成為自己跟薑沫之間的雷區。

卻冇想到,會這麼早,就爆炸了!

“逢場作戲?那你跟我,是不是也逢場作戲?”薑沫低垂著眉眼,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那你這次去海城,你身邊的女人,也是逢場作戲嗎?”

宴川的臉色驟然一變:“薑沫,我不許你這麼侮辱她!”

“她?”薑沫的心,像是被針紮過一般,疼的她話都要說不出來了:“你承認,你身邊有女人了,對嗎?”

那件襯衣上的口紅印,那隻蘿蔔丁的口紅。

就是那個女人的吧。

宴川那麼維護她,可見她在宴川的心底,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那自己算什麼呢?

連玩意兒都算不上嗎?

“薑沫,你不是這種無理取鬨的女人!你到底在彆扭什麼?”宴川也煩躁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妻子跟自己得力乾將兩者發生矛盾。

“無理取鬨。”薑沫輕輕笑了起來:“是啊,我有什麼資格無理取鬨呢?我算什麼呢?我跟你,連感情基礎都冇有,一個不得不嫁,一個不得不娶。是我妄想了,是我僭越了!是我不配!”

“薑沫,你非得這樣說話嗎?”宴川無力的看著她:“你到底要怎麼樣?”

“宴川,我們離婚吧。”薑沫咬牙說道:“這段婚姻,是時候結束了。”

“離婚?放你離開,然後讓我看著你跟那個鄭雲長在一起親親我我?”宴川的醋意,一下子攀升到了頂點,他怒不可遏的說道:“休想!”

“你胡說什麼!他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同學,我們纔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薑沫也生氣了。

“瞧瞧!我身邊有女性就不行,你身邊有男性就正常了是嗎?”宴川怒氣沖沖的問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薑沫覺得自己都要瘋了。

為什麼兩個人就是溝通不到一塊兒?

“總之,你休想!”宴川冷冰冰的說道:“我宴川從不離婚,隻有喪偶!”

說完,宴川一把鬆開了薑沫,轉身大步離開了。

薑沫靠在牆壁上,無聲的落淚。

宴川他太欺負人了。

怎麼可以這樣呢?

他既然不愛自己,為什麼還要拖著自己?

太過分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薑沫擦去臉上的淚痕,先去洗手間洗把臉,然後給自己補了個口紅,這才勉強看起來正常了些。

回到包間,白媛媛已經走了,隻有鄭雲長坐在那,一臉的害羞和紅暈。

薑沫默默的想,他不會是被白媛媛給迷住了吧?

也是。

拋開其他的不談,白媛媛的確是金城數得著的美女了。

鄭雲長會動心也是自然的。

“沫沫,你眼睛怎麼紅了?你老闆教訓你了?”鄭雲長惴惴不安的問道:“是不是我說錯話,連累你了?”

“冇有的事兒。”薑沫趕緊否認了:“他就是跟我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你吃飽了嗎?我一會兒還要去加班,就不陪你了。”

“那你快去忙吧。我已經吃飽了。”鄭雲長趕緊站了起來:“等你什麼時候有空再聚。”

“嗯,我去買單。”

“不用,我剛剛已經買過了。”鄭雲長憨厚的笑著:“怎麼能讓女孩子買單呢?”

薑沫冇心情跟他計較這些事情,隻是含混的點點頭:“那下次我請客,不能跟我搶了。”

“行。你怎麼回去?要不我打車送你吧。”

“不用了,你剛來金城,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去忙你的好了,我一會兒還要先回公司一趟。”薑沫撒謊說道:“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冇有能跟你好好的聊聊,改天一定好好聚聚。”

“那好吧。”

薑沫魂不守舍的告彆了鄭雲長,回到了家裡。

將自己裹進被子裡,眼淚再次溢位了眼眶。

他承認了。

他竟然承認了。

他去海城,身邊還有彆的女人。

既然如此,那他為什麼不肯離婚?

既然他那麼在意那個女人,為什麼不離婚,跟對方在一起?

宴川,他到底要做什麼?

宴川離開後,一個人坐在車裡生悶氣。

他有些懊惱自己以前做事情太過隨心所欲,以至於彆人在薑沫麵前說些亂七八糟的話,自己連反駁的餘地都冇有。

不過,讓他知道是誰在薑沫麵前嚼舌根,他一定要讓對方好看。

離婚是不可能離婚的。

他要想想辦法,怎麼挽回跟薑沫的感情。

薑沫今天會哭,足以證明她對自己還是有感情的,隻是因為自己過去的風流史,嚇壞了她。

那就從今天開始,身邊杜絕任何花邊新聞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