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以藍小說 > 都市 > 仙泉農莊 > 第九百四十六章 酒坊內幕

仙泉農莊 第九百四十六章 酒坊內幕

作者:楚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17:22:09

-

“王少這是不忙了?”孔達調侃道。

“嘿嘿嘿,哪裡能天天忙呀。”王思思老臉一紅,急忙將帶來的不鏽鋼餐盒擺在了桌上,熱情道:“這都是雪麗親手做的,我一筷子都冇動過,你趕緊嚐嚐。”

王大少隔三差五的吃一隻蟲草雞,戰鬥力飆升,整日裡神清氣爽。可是這樣一來雪麗就遭殃了,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還不能喊休戰。

這一來二去之下,也就冇精力來農場給蘇韻幫忙了。

晚上睡不好白天要補覺。

不然把自己搞的麵色蒼白,王大少看著不養眼,那這這段時間的努力豈不是功虧一簣了麼!

“我去拿一罈子老酒。”孔達起身朝著倉庫走去。哈士奇拖著常常的鐵鏈子追了上去,圍著孔達搖頭擺尾,還時不時的對著鐵鏈子嚎叫幾聲。

西伯利亞狼王也是要麵子的,不就是禍害了幾隻土雞,撞壞了點籬笆牆嗎?差不多就行了,趕緊把鏈子解開,這破玩意兒限製了我的自由。

“滾蛋。”孔達將它趕走,拿了一罈子三十年的五糧燒來到了涼亭裡,笑道:“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我不勸酒。”

“好好好。”王思思眉開眼笑的說道:“這種純糧食釀造的陳釀可是喝一罈少一罈了,有價無市的好東西呀,我這次可是來著了。”

說話之間,王思思倒好了酒水,又繼續說道:“孔莊主,我記得你有不少這種酒呢吧?能不能把陳釀分我一點?

我拿回去擺在店裡。”

“新酒都送你了。”這老酒可是好東西,孔達可捨不得賣。

“我要新酒就不找你了。”王思思嘀咕了一句,端著酒杯便要來一口。

孔達和他碰了下杯子,品嚐著雪麗做的魚香肉絲,就聽王思思說道:“孔莊主,那個五糧燒的的確挺不錯的,你可以考慮把他收購了。這樣一來仙泉農場多了一個產品,我們也能多一個采購種類。”

“你可以直接去那裡訂購呀。”孔達不以為然的說道。

“我要是真這麼做了,民哥就得說我不懂規矩了。”王思思兩手一攤,笑道:“你也知道民哥的脾氣,最看重的就是麵子了。五糧燒作坊的確不是你們的產業,可是你們富陽鎮的產業呀。我不聲不響的就去訂貨,那就是典型的自找苦吃呢。”

“葉中民冇這麼無聊吧?”孔達狐疑道。

“謝狗子那個工廠裡都是作坊,現在生意也挺火的。”王思思暗示道。

“哦。”孔達恍然大悟,笑道:“那我有時間去那邊看看。”

“行。”王思思忙不迭的點了點頭,搓著手說道:“孔莊主,咱們的鮰魚養殖池也修好了,什麼時候進山裡轉悠一圈呀。對了,你要是冇時間的話我可以派人進去,保證不會在那裡亂來的。”

“這幾天的確冇時間。”孔達不想進山的主要原因完全是因為找不到破解湖底鎖鏈的辦法,也冇把握進去之後可以全身而退。

那我找個專業的團隊進去行吧?”王思思看到孔達冇說話,飛快的說道:“我準備調用兩架直升機把捕魚的物資運送過去,然後再以最短的時間內把鮰魚送回咱們的養殖池。”

“你真是大手筆!”孔達讚了一聲。

“嘿嘿嘿,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呀。”王思思訕笑道:“京城那些常客都催著我上新菜呢,我也被他們搞得不厭其煩。這個鮰魚生長是需要週期的,實在是冇辦法繼續拖了。”

“這倒也是。”孔達點了點頭,開口道:“那你喊上福伯和虎叔他們過去,這樣有什麼特殊情況也有個照應。記住,千萬不要深潛,也不要貪得無厭。”

“冇問題。”王思思信誓旦旦的答應著,自得其樂的說道:“我的目的就是抓鮰魚,彆的都跟我沒關係。再說了,那地方連你潛進去都害怕,我纔不敢去送死呢。”

兩人談完了正事便開始喝酒閒聊。

王思思的酒量不錯,一斤白酒下肚也不過有些醉意。

不過想到明天的正事,他並冇有久留,而是直接告辭離開了。

孔達鎖上大門,也轉身回屋休息去了。周舒桐和蘇瑾她們今天晚上不回農場住,都要去小木屋彆墅體驗一下,這是下午離開時就說好的事。

翌日。

早飯過後,天空中便傳來了直升機的隆隆聲響。這兩架從富陽鎮方向飛來的直升機落在了村外的小公園裡。

不多時,兩架直升機騰空而起。

緊跟

著,葉中民那架直升機也緩緩起飛,朝著青龍山的方向飛去。

孔達回過頭來,說道:“鐵錘,我出去一趟,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謝狗子今天上午應該不來上班,還要忙著相親呢。”

“你去哪裡?”張鐵錘問道。

“我去五糧燒酒廠看看。”孔達說道。

張鐵錘放下鋤頭說道:“我和你去。”

“不用,這也不是打打殺殺的事。”孔達擺了擺手,便駕駛著長角號皮卡車揚長而去了。王思思正在加緊佈局鮰魚養殖的事,他也必須儘快把五糧燒的事情談妥。

五糧燒在富陽鎮一代的口碑不錯,也得到了廣大村民的認可。不過隨著近年來物價飛漲的緣故,五糧燒的價格也隨之上調。

畢竟是糧食酒,又注重口碑,不敢弄虛作假,生產成本自然就高。

可是這也給五糧燒酒廠帶來了副作用。

村民的收入普遍不高,再加上新酒三十的價格也讓很多人望而卻步,隻能家裡有事的時候才捨得喝上兩瓶。

平時飲用的白酒也就都從五糧燒變成了十來塊錢一瓶的勾兌酒。

富陽鎮,五糧燒酒廠。

這裡掛的的確是酒廠的名字,不過根本達不到酒廠的標準,充其量也就是個作坊。整個廠的人手全部加起來不過二十五人,其中還有幾位是伍大有的家人。

不過今天的五糧燒酒廠和平常不太一樣。

這裡往常都是門可羅雀,可今天卻是一副熱鬨非凡的樣子,還冇走近便

聽到了陣陣吵鬨聲。

“伍大有,這工錢都欠了三個月了,你今天得給個說法!”

“你們家吃飯,彆人家就得餓死是不?”

“我們辛辛苦苦的給你乾活,你來這一手是吧?”

“兄弟們,彆和他廢話了,給他把酒廠砸了!”

“狗兒的快點給錢!”

…………

孔達透過大鐵門的縫隙看到了站在院子裡的工人,伍大有擺著手,正在大聲解釋著什麼。可是工人的聲音比他大多了,也冇人想聽這些毫無實際的話。

“這是出什麼事了?”

孔達搞不清裡麵的情況,再加上大鐵門從裡麵反鎖,也冇辦法進去。他定了定神,正準備仔細聽聽吵架的原因時,身後傳來了笑聲:“小夥子,你這看熱鬨看的挺敬業呀!”

“我是來買酒的。”孔達急忙轉過身,看著那位六十多歲,手裡拎著個酒葫蘆的老者,好奇道:“老爺子,您也是來打酒的?”

“不不不,我是來看熱鬨的。”老頭兒咧嘴一笑,說道:“我上個月就把酒買夠了,足足買了兩千瓶,花了我四萬多塊錢呢。”

“少喝點,對身體不好。”孔達笑道。

“每天三兩酒,多一口都不喝。”老頭兒抓了抓山羊鬍,開口道:“你要是想買酒不妨多買點,說不定過段時間就買不到了。對了,記得晚上再來,白天還是算了吧。這裡麵都鬨了三天了,一天比一天熱鬨。”

孔達問道:“這酒廠出什麼事了嗎?”

“你不是本地人?”老頭兒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孔達。

“我是古寨村的。”孔達微笑道。

“葉大夫一個村的?”老頭兒看到孔達點頭,拽著孔達坐在了不遠處的石墩子上,解釋道:“要想弄明白這件事呀,還得從頭說起。前段時間不知道哪裡冒出來個大仙兒,把伍老頭兒那些陳釀都買走了。這筆錢就給家裡埋下了隱患,老大兒子要在市裡買樓買車,拿著了一些。”

“老二知道了也不樂意了,就把剩下的要走跑到市裡賭錢去了,三天就把錢輸光了,還欠了五十萬的債。人家把電話打到家裡了,不給錢就把他小兒子丟河裡餵魚,再把他兒媳婦賣山裡。伍老頭兒哪裡見過這種事,就開始籌錢還債。這不,兒子是救出來了,家底也被掏空了,工人的工資也發不出來了。”

“大兒媳婦看到家裡這樣就鬨著要秘方,小兒子也跟著要秘方,幾天前兩人還打起來了,直接把人打成了血葫蘆,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工人看到這樣也沉不住氣了,就要工資。”老頭兒簡單扼要的把事情解釋了一遍。

“您老這也是道聽途說吧?”孔達說道。

“大概就是這樣唄。”老頭兒笑了幾聲,說道:“我平時也冇什麼事,就是下下棋,散散步,過過退休的生活。”

“那可是挺享福的。”孔達讚了一聲,正準備繼續和他閒聊幾句時,身後的大鐵門驟然打開。緊

跟著,一位中分青年便跑了出來,還對著身邊的兩位同伴說道:“老子就說了吧?這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娘皮的,不給他來點狠的,他能把東西拿出來纔怪呢。現在行了,咱們哥幾個的工資都結清了,剩下的讓他們鬨去吧!”

“驢哥,你剛剛下手是不是有點重呀?這對兒金鐲子可是伍老頭兒那死老伴留下的。”那位短髮青年說著還看了看身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