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以藍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 > 第1781章 南夢公主,好人一生平安

-

第1781章南夢公主,好人一生平安

南夢嬌一雙杏眸爬滿血絲瞪得滾圓,惡狠狠的注視著楚月。

接連兩次武宗境的渡劫之雷,把她給劈怕了。

她甚至嚴重懷疑,這天雷是葉楚月搬來的救兵。

渡劫的天雷之事,多數靠的是氣運和武者的意誌力渡過,鮮少見過這般詭異可恥的天雷。

不去劈渡劫武者,來劈她這個無辜之人,豈非荒唐?

雖說武宗境的天雷,不足以摧毀掉大武聖的南夢嬌,但南夢嬌也不是個傻的,不願再為楚月扛下雷劫了。

她攥著長槍抵在地上站起來,灰頭土臉的樣子哪還有什麼公主風采。

南夢嬌回到玄寒大陸的隊伍之中,緊眯起眸子死死地盯著楚月。

“葉楚月,你便好好渡下此劫,比起百鬼之森對你的劫難,眼前天雷,不足為道。”南夢嬌冷笑出聲。

待葉楚月渡完雷劫之時,便是身葬魔障岸邊之際!

天雷劫數,能護得了葉楚月一時,護不了一世!

“那便借公主吉言。”

楚月嫣然一笑,輕描淡寫地道:“南夢公主是個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言罷,繼而闔上雙眸,調運氣息,打算全力以赴今日的雷劫。

南夢嬌聽到“好人”二字,就頭皮發麻,一陣惡寒,眼底快要蔓延出陰翳之色。

而其他圍聚在此的各陸武者,在看見南夢嬌被雷劈了之後,也都不再敢輕舉妄動。

原先帶有敵意的武者,再次看向楚月的眼神之中,都是充滿了濃濃的忌憚!

於是這片本該劍拔弩張,生死肅殺的戰場,驟然間詭異的很平靜。

魔障岸邊,上下內外的武者,都在等她此次的渡劫。

而更詭異的是,時間緩緩流逝如白駒過,一個時辰、五個時辰......

直到一整日過去,凝聚在暗夜天穹的雷霆光團,卻是冇有砸落下第三道渡劫的雷霆。

眾武者們已經漸漸失去了耐心的。

“淩天的葉三爺,當真是個奇人也。”

袁歸海低聲道。

南夢嬌梳洗打扮,換上了一套乾淨的衣裳。

見一日的時間已然流逝,葉楚月的第三道天雷還如便秘般久久不發從而氣得夠嗆了。

“葉楚月到底在搞什麼鬼!”

南夢嬌兩手握拳,咬牙切齒,“本公主看,是裝神弄鬼,今天本公主還就不信這個邪了!”

隻見轟然一聲,利刃撕破長槍劃開了鋒銳的弧度。

玄寒公主南夢嬌再次揮起了銀色長槍,雙足踏地狂奔於天地。

她躍然於高空之上,從上往下劃開一槍似新月。

寒光綻放,玄力湧動,恰似那狂風暴雨驟降!

這一槍,欲要貫穿楚月的顱腔!

眼見銀槍就要得逞,南夢嬌的唇角勾起了笑。

葉媚、沈清風等四周的武者們都目不轉睛,以為楚月要死在南夢嬌的長槍之下了。

然而,轟隆一聲巨響,雷霆大作,電光閃爍,醞釀多時的第三道渡劫天雷,顯然更加的渾厚可怖。

眾人頃刻間便看到,第三道渡劫天雷以極快的速度從天而降,沿著南夢嬌的天靈蓋砸了下去。

雷霆之力,極端電光,瞬間傳遍了南夢嬌的四肢百骸。

以至於南夢嬌從頭到腳,肌膚表層、衣裳紋理和掌中長槍都閃爍著駭然的電光,發出毛骨悚然的“嗤嗤”之聲。

南夢嬌還保持著揮槍劈砍的姿勢在半空,猶如畫麵定格了一瞬才臉龐朝地摔了個狗啃屎。

這一回,楚月依舊沉浸在渡劫之中,並未睜眼嘲弄南夢嬌。

倒是蕭離帶著趙無雙、屠薇薇幾個朝前走出兩步,麵朝被劈得發黑冒煙得南夢嬌,恭恭敬敬的拱手作揖,赫然高聲道:“感恩南夢公主的大禮,南夢公主為我楚爺擋下雷劫的恩情,我等必然銘記於心。”

淩天武者齊聲道:“感恩南夢公主的大禮。”

他們說得有模有樣,正兒八經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南夢嬌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南夢嬌聽到她們的聲音,氣得睚眥欲裂,但她看了看天穹雷團,再也不敢出手了。

“還可以這樣嗎......”

司烈陽震驚了,“這特孃的也叫......渡劫?”

今日之所見,不論是鬼漩惡靈還是渡劫之事,都讓這位天帝之子如同冇有見過世麵般在懷疑人生。

“鄉野作風,儘給淩天丟人現眼。”步海柔冷嗤。

“哦?是嗎?”

夜罌譏誚地瞥著她:“百鬼之森已被四大陸占領,淩天想要殺出重圍衝進去幾乎是不可能之事,你海柔公主既有本事麵對四陸武者,又何必在我楚爺身後唯唯諾諾?又何必躲在你所嘲諷的鄉野作風之下連往前邁開一步的勇氣都冇有?難道這等貪生怕死,假仁假義的偽君子之道,便是海柔公主你的作風?你若走出去,直麵四陸圍攻,我夜罌為我的言行舉止道歉,否則最好收回你那噁心做作的話!”

步海柔神色一僵,滿目慍怒地看了眼夜罌。

但偏偏,那番話一針見血!

步海柔還真不敢出去。

四陸武者的圍攻,她若火拚下去,必然要傷筋動骨的!

步海柔拂袖冷哼,佯裝冇有聽到夜罌的話中含義。

夜罌揹著血色巨斧,觀察了下四陸武者,眼底泛起了擔心之色。

這一局,要如何破纔好。

渡劫之事,終歸是拖延時間。

一旦渡劫完畢,這些武者就會乘勝追擊。

以少勝多,不是難事。

但眼前的武者們,都是箇中好手。

夜罌緊抿著唇垂下了手,默然地等待著。

而接下來,眾人繼續在等待著楚月的渡劫,兩邊成了僵局。

秦鐵牛見此情形,不由感歎:“能讓五大陸休戰並且停下來等待觀望其渡劫的,我楚爺還是五大陸第一人啊,渡劫都渡的這麼變態,不愧是我楚爺。而今老牛我靈思泉湧,詩興大發,即興為在座諸位作詩一首吧......”

“咳,咳咳。”

秦鐵牛咳嗽數聲清了清嗓子,剛抬起下頜張開嘴想要吟詩一首,就被屠薇薇捂住了嘴。

屠薇薇的整張臉都黑了下去。

這些四陸武者現在能夠隱忍等待楚月渡劫,可若是聽到秦鐵牛那噁心的詩,隻怕就算冒著雷劈死的風險都要先把秦鐵給揍得連他娘都不認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