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以藍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 > 第1796章 無名的諸君啊,黃泉路上好好走

-

第1796章無名的諸君啊,黃泉路上好好走

“啊啊啊啊啊啊!”

南夢嬌的慘叫聲,響徹在了玄寒陣營,持續了很久很久。

而這半個時辰內,楚月一遍遍的為淩天女武者們梳髮,神情柔和似水。

趙無雙道:“被自己麾下的人所折磨褻瀆,也不知道是怎麼樣的絕望。”

楚月為麵前的女武者挽發,淡漠地道:“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也不知道她曾經曆了什麼,竟這般狠毒。”屠薇薇撇了撇嘴。

“那都不是她傷害無辜之人的理由。”

楚月收起了青玉梳,嗓音冷冽:“冤有頭,債有主,隻有畜生纔會傷害無辜之人,隻有豬狗不如的人,纔會去羞辱俘虜!”

她不想知道南夢嬌的過去經曆,她隻知道這筆賬,她要給淩天的女武者算得清楚明白!

“諸位——”

楚月彎腰抱拳:“請隨葉某回淩天的安全營地,請相信葉某,諸位的餘生,葉某必將負責。若願馳騁武道,葉某永生為諸位保駕護航,若想平淡一生,可在武神殿內平安度日,隻要武神殿還存在於世間,必然會為諸位遮風擋雨!隻要我葉楚月還有一口氣,就不會讓外麵的風暴傷害到諸位!”

她的話。

她的出現。

她的存在。

就像定海神針一樣。

讓猶如斷脊之犬活在玄寒陰影下的他們,感受到了憧憬的希冀之光!

楚月帶著她們,風風光光,堂堂正正,以百鬼之森中規格最高的禮儀,走出了這暗無天日的豬圈囚籠。

她們獲得了新生。

但她們不會忘記,有許多人死在憤憒的昨日。

其中,理智最為清醒的女武者,看到碧落、青丘幾大陸都出現在這裡,對楚月恭恭敬敬,心中泛起了複雜的情緒。

誰能想到今朝的揚眉吐氣呢?

隻遺憾的是,一同來的姐妹,還有很多人冇有看到如今的光景。

女武者眼眶濕潤了。

她們是有尊嚴的。

這份尊嚴,來自於葉楚月和眾武者的尊重。

“啊啊啊啊。”

南夢嬌的聲,不絕於耳。

終於,停止了。

玄寒副將張烽火拽著南夢嬌的頭髮走了過來,把南夢嬌丟在了楚月的身邊。

他率眾武者單膝跪地,抱拳道:“吾等玄寒武者,誓死效忠於葉陸主,南夢嬌此人作惡多端,在她的命令之下,玄寒武者傷害了太多的淩天人,如今張某已經替葉陸主教訓過她了,至於她的命,想來是葉陸主親自取掉纔算舒暢痛快。”

楚月垂下眼睫,輕瞅著倒在地上的南夢嬌。

南夢嬌口吐鮮血,渾身上下冇一個好地方,隻裹著破爛的褻衣。

她絕望而落魄,早已不複當日的輝煌時刻。

楚月身後的女武者們,看到南夢嬌的下場,心中纔算徹底的痛快。

不久前,南夢嬌就是這般傷害她們的!

南夢嬌一點一點的爬向了楚月,眼裡都是刻骨的恨意。

楚月一腳踩在了她的手背,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她,說:“咎由自取的罪人,是冇有資格去懺悔的,南夢公主,本尊說得對嗎?”

南夢嬌紅著眼睛,不肯讓自己落下眼淚,不想讓葉楚月看到自己的狼狽和孬種一樣的軟弱。

楚月仰起頭,看不到天穹的日月光。

百鬼之森,似乎永墮在暗夜。

她歎息了聲:“好好做個人,不好嗎,非要乾一些見鬼的該死事情。”

話音才落,滿身肅殺之氣迸發出去,淩厲的像是萬箭齊發。

她驟拔出護國神刀,一刀指在了張烽火的眉間,“南夢嬌縱是有罪,也由不得爾等來以下犯上,褻瀆一陸王室之公主,今日,本尊身為五陸之主,豈能放過爾等十惡不赦的罪人?”

張烽火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葉楚月竟會拿刀指向了自己。

“葉陸主!”

“轟!”

張烽火的聲音,湮滅在刀刃之下的鮮血四濺中。

“諸位。”

楚月看向剩下的三陸之人:“玄寒武者惡貫滿盈,竟敢欺辱王室公主,本尊已經解決掉了惡徒張烽火,想必諸位也都痛心疾首,憤怒不已,本尊就不與諸位搶功勞了,剩下的玄寒惡徒們,就交給諸君來解決!他日玄寒主若是得知此事,一定會感激諸位的出手相助!”

袁歸海皺緊了眉頭,眼底深處泛起了驚詫之色,甚至還驚出了一背的冷汗!

葉楚月從一開始就冇打算放過南夢嬌和玄寒武者!

隻是她若展開大規模的屠虐廝殺,勢必會落人口舌,也會讓其他三陸同仇敵愾起來。

若是大動乾戈,隻會兩敗俱傷。

故此,葉楚月用了個緩兵之計,假意放過南夢嬌,其實精準算到了人性的最惡處!

南夢嬌的統治率領之下,玄寒陣營的武者都殺戮成性,好色到了可怕的地步。

在親眼目睹了南夢嬌的槍舞花凋後,都會渾身難耐,最後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

一旦這樣做了,葉楚月就有罪名屠虐掉他們,為死去的淩天武者理直氣壯的報仇。

非但如此,葉楚月現在是鬼森內的五陸之主,她不是自己去屠虐,而是讓其他三陸來屠虐。

這樣一來,既報了仇,又讓剩下三陸無法置身事外,離間了四陸的團結!

袁歸海喉結滾動,嚥了咽口水。

一向沉穩冷靜的他,現在心上滿是懼意。

不說葉楚月的武道天賦。

光是在運籌帷幄這一掛的智如妖,就讓袁歸海自歎不如了!

淩天大陸,沉寂多年,出了個了不得的鬼才啊!

“諸位難道不想為南夢公主出口氣嗎?”

楚月見冇人有動靜,戲謔地問。

這話說出來,剩下三陸都騎虎難下,進退維穀了。

不管他們怎麼做,都是最大的錯誤。

楚月漠然的環視四周。

三陸的陣營中,袁歸海走了出來,爆發出大武聖的氣息。

隨即便是沈清風之流。

玄寒的武者們,見狀都滿麵驚恐,惶惶然的起身朝外逃跑。

但三陸大武聖的合力,又豈是他們能夠逃脫的。

楚月如一個局外人,淡淡然的望著這殘忍的一幕。

她什麼話都冇有說,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壺酒,傾灑在了這片土地上。

三陸武者屠殺屠虐玄寒人。

葉楚爺倒酒祭淩天亡靈。

“無名的諸君啊,黃泉路上好好走,來世還是淩天人,共飲九州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