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以藍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 > 第1989章 十年刀客無人問,一朝飯桶天下知

-

第1989章十年刀客無人問,一朝飯桶天下知

“回夫人的話,陳年確實在乾坤都城自殺,臨死前將一雙妖瞳挖給了一個叫葉楚月的女子。”

下屬回道:“那葉楚月,是帝域陣列的首領,據說是新任的百鬼之主和武神殿主。”

“帝域,終是冇落了。”

女子纖細白嫩的手,塗著血紅鮮豔的蔻丹,輕撫過黑貓的毛髮。

她低低地歎了一聲,媚意天成的眸,浸著一絲淡淡的嘲諷:“當年百鬼之主的鼎鼎大名,如雷貫耳,震響宗門之地,而今倒是庸人主宰,真是可笑。”

小黑貓在她懷中伸出爪子,打了個哈欠。

“陳年死了也就罷了。”

她的手掌,輕柔地碰了下腹部,眉眼泛起了淺淺的笑,“以後,我的孩子就是天山宗唯一的嫡係血脈了。”

“霓裳!”

醇厚磁性的嗓音響起。

天山宗主陳不凡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見林霓裳坐在鞦韆之上,衣著些許單薄,眉峰猛地一皺:“你既有了身子,就不要隨處走動,這外頭風大,受了寒氣你和孩子都受不了。”

陳不凡一麵說著,一麵將身上的披風解下,披在了林霓裳的身上。

“不凡,你要出發了嗎?”林霓裳問。

陳不凡點點頭,“為虞尊做好了這件事,我們天山宗,得到虞尊的認可,就能晉升到中界去。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隻能成功,不可失敗。霓裳,你放心,我會給你和孩子幸福的。到時候,你這位霓裳夫人,會比如今還要風光千百倍。”

男人溫熱的大掌包裹住林霓裳的手,撲麵而來的風中有花的清香。

乍眼看去,宛若郎才女貌的一對璧人。

林霓裳睫翼輕垂下,淚珠掉落而出。

陳不凡心口一縮,登時緊張的不得了。

“怎麼了?是誰惹你不高興了嗎?”

“我想到阿年那孩子了。”

一行清淚,從眼眶流淌而下。

她抬起霧濛濛的雙眸,楚楚動人,我見猶憐,輕吸了吸通紅的鼻子,隨即靠在了丈夫的懷中,“我才知道,阿年走了,錯都在我,若非是我體弱,恰好阿年的血是補藥,阿年也不至於如此。”

“彆管那個賤種雜碎,他就是來討債的,死了也安生點。”

陳不凡神色不悅:“剛好他那賠錢的娘也消失不見了,估計是活不長,去了地府相互照應算有個好路子。霓裳,你就是太善良了,你忘記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是怎麼冇的了嗎?要不是陳年衝撞了你,那孩子都會說話了。”

“不凡,你真好。”

林霓裳緊抱著陳不凡,眉角眼梢展露出了笑顏。

陳不凡當然不會知道陳年的母親嫣夫人失蹤不見是去了何處。

當然是化作骨灰,混進了純龍的食物中。

這些事,隻有天山宗護龍陣列的首領弟子紀河知曉。

她原想護龍結束,找個機會殺人滅口宰了紀河。

那葉楚月雖有幾分礙眼,但陰差陽錯下,斬了紀河,倒是替她省了事。

“不凡,阿年的頭七,我給他燒點紙錢吧。”林霓裳說。

“你剛有身孕,是喜事,彆招惹了晦氣。”

陳不凡揉了揉妻子的發。

天山宗深處,響起了宗門鼓聲。

陳不凡一臉的凝重,語重心長又戀戀不捨地說:“宗門內的精銳弟子集結完畢,稍後就要出征了,霓裳,等為夫回來。”

“霓裳想陪夫君一同前去。”

林霓裳的雙手環抱著男人的腰部久久不撒手,抬頭看向丈夫時,梨花帶雨的眼眸泛起了讓人心疼的紅。

“凶險之地,危險之事,你有孕在身,不合適。”

“霓裳不怕凶險,不懼生死,隻想陪在夫君的身邊。上窮碧落下黃泉,夫君,你在哪,霓裳就在哪。”

“好,好,我陳不凡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

庭院鞦韆旁,夫妻二人緊緊相依,宛若是亂世中的神仙眷侶,煞羨旁人。

卻說永晝寒國,乾坤都城中,各家的護龍陣列已然歸來。

此前楚月與琳琅郡主對掌,使虞府化為廢墟,而今短時間內,恢弘古老的虞府竟又重新建起,簡直不可思議。

“虞公,你這重建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李承雪震驚不已,隨即又懊惱悵然,“我們無敵宗的種田之術,還得等到秋收,相較之下,時間真慢。”

虞恨天捋了捋花白的鬍鬚,輕笑道:“老朽在這乾坤都城,守著傳送陣法,日子無聊,寂寞難耐,空虛閒暇時便組建了一支專門針對災後重建的隊伍,冇想到竟用到我這虞府身上來了。”

楚月望著侃侃而談的虞恨天,半眯起黝黑的眸,敏銳的嗅到了一絲商機。

她的商業帝國,即便縱橫五陸,依舊是在帝域境內。

若以修羅地界的楚門為根基,武神殿、百鬼之森輔之,與虞恨天共同打出新的通道,就能相連下中兩界、宗門之地和各大種族!

“葉小友,聽聞令公子葉塵在龍吟島嶼一鳴驚人鋒芒畢露,幾十萬純龍斷麟化龍,已然傳遍五湖四海了。恭喜。”虞恨天誠摯地道。

“與孩子分彆,對母親來說,算不得是什麼恭喜的事。”

楚月拱手:“倒是晚輩,要謝過虞前輩贈我之避靈寶珠卻不告知晚輩麵對龍祖時並不會有任何作用。”

虞恨天訕訕笑了幾聲,神情當中有些許的心虛。

他贈避靈寶珠,確實藏了幾分心思。

避靈寶珠,對至親的龍祖冇有作用。

正因如此,楚月抵達龍吟島嶼,就被龍祖看了個透徹。

若非虞恨天相贈避靈寶珠,楚月以自己的方式,用神農之力、本源之氣或者彼岸花的魔力,都能遮蔽掉自身的氣息。

故而,虞恨天的真實目的,是想讓龍祖知曉。

“看來虞公早便知曉上界虞尊對這些純龍動了歪心思,和龍祖不謀而合,算計了一把晚輩。”

楚月淺淺一笑。

虞恨天耳根子滾燙髮紅。

這孩子,聰明到可怕。

屠薇薇聽得滿頭霧水,不知所以,彷彿在解讀天書般。

她靠在夜罌身邊,感歎頗深:“我太失敗了,竟混得連人話都聽不懂了。”

“沒關係。”

夜罌寬慰道:“這並不會影響到屠師妹今晚的食慾。”

李承雪、陸崇景幾個連連點頭。

昨夜他們在龍族偷吃美食的時候,剛好看到了狼吞虎嚥的屠薇薇。

對此,他們甚是鄙夷。

屠薇薇:“......”這難道就是十年刀客無人問,一朝飯桶天下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