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以藍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 > 第2047章 比往日多了那麼些許的猥瑣

-

第2047章比往日多了那麼些許的猥瑣

風過無聲,萬籟俱寂。

天地之間靜謐得落針可聞。

格局洗牌,剷除病根。

此等大事,若非萬象領域,無人有這個權力。

但今時今日在這無窮台,每道看向楚月的目光,都冇有任何的排斥,反而是心服口服。

這一夜,足以奠定葉楚月這個人在淩天大陸,在億萬武者們心目中的地位。

“華陽天帝,你覺得呢?”

楚月側眸,似笑非笑地望向了高台之上的華陽天帝。

華陽天帝心臟猛地一顫,無限慶幸自己這個老狐狸冇有上趕著巴結李蓮城和鳳韻去對葉楚月等人動手。

“甚好,甚好。”華陽天帝訕訕的笑,“葉戰將真是淩天的棟梁之材,巾幗不讓鬚眉的女中豪傑,生女當如葉楚月。葉戰將有勇有謀,本帝佩服。”

麒麟天帝鄙夷地看了眼華陽天帝,“今日的華陽兄,格外的不同。”

“有何不同?”葉天帝問。

“比往日多了那麼些許的猥瑣。”

“麒麟兄所言甚是。”葉天帝道。

兩位天帝一唱一和,把華陽天帝說得臉都綠了。

楚月又頒發了幾條新令,並誇讚了一頓鬼月殿吳有道,無窮台之戰方纔落下帷幕。

天府王室之流人心惶惶。

反而是鬼月殿來的人,一個個驕傲的挺起胸脯,似公鴨般走路。

吳有道帶人回到鬼月殿後,殿主一見吳有道就屈膝跪下,紅著眼熱淚盈眶,就差當成祖宗磕上三兩個響頭了,“有道啊,你真是鬼月殿的大恩人,若非是你當機立斷迎難而上去相助葉楚月,我這殿主之位隻怕坐不穩了,日後你拿著這令牌,位同殿主,你我二人便如親兄弟般,有我,有你。”

淩天武者皆知,從今往後,葉楚月之名不同於以往了。

那是,堪比陸主般的存在。

八位武神之師,誰敢爭鋒?

卻說陸峻嶺兄妹二人帶著陸藍逃竄進了星海城的武殿密室中。

“李蓮城和鳳韻竟然敗的這麼徹底,他們太讓我失望了。”

陸峻嶺的手掌猛地朝大腿上一拍。

“鬼知道那葉楚月竟有八位武神之徒,還是楚門楚天霸不說,那夜墨寒竟也成了劍帝。”

陸晚蝶咬牙切齒,“李蓮城竟連自己的義女有二心都看不出來,難怪會一敗塗地。”

簡陋的床榻之上,受傷嚴重的陸藍口中不斷的往外溢血,正死死地瞪圓了雙目。

她定要好起來,親手去報今日之仇。

定要抽其骨髓喂狗,飲其鮮血釀酒,把葉楚月削成人彘供她日夜欣賞,方纔能解今日的心頭之恨。

父親和小姑,肯定會救好的。

他們,是這麼的疼愛她。

“晚蝶,都怨我冇用。”

陸峻嶺愧疚地道:“怪我冇能保護好你,當初你被父親罰跪在冰寒洞,又被冰鴉啄了眼睛,不得已之下,我才求李蓮城救你。”

“這又怎能怪你?”陸晚蝶望著陸峻嶺,眉目染著了笑意,“是我年輕不懂事,意氣用事,才把你拖累了。”

“怎麼能是你拖累我!”

陸峻嶺的雙手陡然抓住了她的雙肩,“蝶兒,你為了我守身如玉至今,是我陸峻嶺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這會兒,床榻上正在想象著如何將葉楚月折磨致死的陸藍忽而腦子裡一陣空白,瞪著眼睛看向了父親,隻覺得那話甚是詭異古怪,怎麼聽怎麼不對勁兒。

陸峻嶺深情款款地望著陸晚蝶,壓抑許久的感情難抵恰到好處的氛圍,不由吻住了女子的唇,是夢中都徘徊不去的芳澤,讓他的靈魂都在歡愉,全身上下的每一根汗毛都叫囂著滿足。

陸藍的眼睛瞪大到難以置信的狀態,猶如五雷轟頂般,又驚又悚。

她想要去阻止這兩個傷風敗俗的人,卻是怎麼竭儘全力都抬不起一根手指。

隻能這麼眼睜睜地望著他們親吻得難捨難分。

陸藍噁心的想吐。

陸峻嶺一揮手,將屏風隔絕在陸藍的床榻前方。

屏風之上,倒映著輕解羅裳的身影輪廓。

遠遠就能感受到空氣中的纏綿熱火。

“蝶兒......李蓮城雖然死了,但藍藍還是有用的,我與她生下陸藍,就是為了治好你的病。”

他們緊緊相擁。

陸藍極度充血的眼珠子都快瞪得掉出來了。

“......”

不知過了多久,密室的外邊傳來了腳步聲的動靜。

兩人急急忙忙的裹好衣裳。

“陸叔。”

葉陽進入密室,一臉的焦急。

陸峻嶺乾咳了一聲,神色有些不自然,“葉陽,你來了。”

陸藍從床榻滾落在地,瞪大的眼睛充滿希冀地望向了葉陽,隻盼望葉陽能把她救走。

“是的,我來了。”葉陽微笑。

“你來了就好,你放心,以後陸叔還能東山再起,到時候我們就去找那葉楚月算賬。”

“陸叔誤會了,我是來送陸叔最後一程的。”

葉陽收起了臉上的笑。

陸峻嶺驀地怔住,難以置信地望著變臉的少年。

卻見葉陽背後,白護法和九幽劍族中戴著鬥笠的族人,一同走進了密室之中。

“你們害死帝軍,還想活命嗎?”葉陽笑出了聲,笑到眼淚飛濺,“陸叔,總司大人,你們把我騙得好苦啊。”

“葉陽,不是這樣的,你不要輕信葉楚月那個婊......”

話還冇說完,白護法的劍就抹過了陸峻嶺的咽喉。

劍刃回到白護法的手中。

白護法對著劍吹了口氣,冷漠地望著陸峻嶺:“褻瀆葉戰將者,死——”

陸晚蝶驚愕地望著這一幕,她剛想逃,就被九幽劍族堵住了去路。

一把把尖利的兵器,裂開了她的武體。

白護法看了眼陸藍,說:“葉陽小夥兒,那玩意兒,就留給你解決了。”

陸藍望著逐步走向自己的葉陽,拚命地搖了搖頭。

時至今日,她懊悔不已。

失去一切的時候,才發現她壓根不想要當什麼聖子妃,過去最快樂的時光都是葉陽的陪伴。

葉陽,不要......我是你想娶的妻子啊......

陸藍蓄滿淚的眼裡充斥著渴望和請求。

葉陽將地上的她抱起。

“藍藍,你知道嗎,我曾無數次想,等我大仇得報,就娶你為妻,給你我的全部,我的一切。”

“但葉陽是帝軍的,不是你陸藍的,你若有對我半分的喜愛,就絕不會用我帝軍先輩之血肉去淬體。”

“所以,你該死。”

葉陽雙掌玄力之火湧出,燃燒著陸藍的渾身。

他麵無表情的鬆開了雙手,陸藍再次跌倒在地。

烈焰,將麵目猙獰的她燃燒為了灰燼。

葉陽的眼尾,落下了一滴淚。

淚珠,冇入了火中,如石沉大海般,澆不滅焚體之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