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以藍小說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 > 第2334章 既不是醫師,也不是屠夫

-

第2334章既不是醫師,也不是屠夫

“小月......”

一道聲音,打破了少年這邊的歡愉。

楚月側眸看去,目光平靜地望向了楚淩。

楚淩的臉上,胸膛,還有血淋漓到觸目驚心的傷口。

明明忘憂城內纔過去了一日的時間,卻好似有千萬年般的長。

身著青衫的青年步伐發顫又沉重的走到了少年的麵前,停在距離少年五步開外的地方。

一雙眼眸泛紅,寸寸濕潤。

他張了張嘴,扯著唇欲要哽咽出聲,偏生隻發出了沙啞的音。

最後。

青年作了作揖,把頭壓得很低,艱難地道:

“抱歉,我非你,不知你之砒霜,先前我不該提出自私的請求。”

“你是對的。”

“小月。”

“人生路還很長,你的武道之路,總是這樣繁花似錦。”

“你的身邊有很多人,忘憂城內目之所及的這些,都是你的朋友。”

“恕我不能陪著你。”

“恕我做不出任何的選擇。”

“恕我軟弱無能。”

“就當我未曾出現過。”

“好嗎?”

楚淩說到最後兩個字的時候,聲音都在極致地顫抖,壓抑著無儘的沉痛。

人生的兩條岔路,他都不願去選。

手心手背都是肉,割捨任何一邊,他都做不到。

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手掌兩麵的肉,一點點的壞掉,腐爛,隻因他不是醫師,也不是屠夫,既治不好,也割不掉。

“好啊。”少年張揚灑脫地道。

楚淩驀地抬起了頭。

隻見少年笑得恣意灑脫,輕挑著眉梢,頗有幾分玩世不恭和隨性愜意,好似天塌地陷都驚擾不了她。

“楚淩公子,人各有誌,大道萬千路萬千,我行我的道,你走你的路,亦可老死不相往來。”

“但若誰若阻我的道,擋我的路,縱是烈火烹油,萬死不赦,老子也會把他抽筋扒骨,以血釀酒。”

楚淩聽著她說的話,心裡的疼痛如蛛網般瘋狂地瀰漫開來。

她終是不願喊一聲兄長。

她的兄長,隻有那個叫葉無邪的男子。

不知為何,他的心口很痛。

痛得快要窒息。

腦子裡曆曆在目的,是她一次又一次的破碎。

她總是在地獄裡。

她也總是普照光芒。

“小月——”

楚淩的聲音,響在了少年的顱腔腦海。

“孃親......”

不等他說完,少年轉身便走,隨意地擺了擺手,神識之音回道:“你大楚人的事,老子不想聽。”

都已經走在了既定的道路上,又何苦去多做選擇折磨自己。

雪輓歌這個母親是無辜的,隻要這些所謂的兄長,不像楚尊一樣暗下殺手,不和楚淩之前那樣高高在上的控製著她的思想,她亦不願遷怒過多。

但楚尊所為,讓她看透了這群人。

至於雪輓歌......

楚月低低地笑了笑。

那一大家子的人,重量總是抵得過一個素未相識的孩子。

更彆談這個孩子,破碎重組好多次,身體髮膚早已不是從她腹部出來的本來模樣了。

與其因為一個九萬年後突然出現的葉楚月而良心不安,因為難以做的出選擇而痛不欲生,倒不如快刀斬亂麻,更狠一些,也更簡單一些。

楚淩目不轉睛地看著少年的背影,宛若縹緲煙,掌中沙,終究失去,便是再也留不住了。

“孃親她與爹和離了,因為她說的話從來冇人在乎,她口中的你也從來都冇人在乎。”

“她痛苦了九萬年,糾結了九萬年,最後在那個雷電交加天降異象的晚上,唸叨著她的明月來了。”

“她把我們都拋棄了,她隻身走進雷雨裡去尋你了。”

“小月,我承認,我也好,大哥也罷,爹和爺爺他們也罷,都冇資格在你麵前多說什麼。”

“但孃親她對你的感情,不含雜質,我做不出選擇,但她能夠做到斷舍離。”

“在她心中,一個楚明月,大過我們所有人。”

楚淩的聲音幾乎是歇斯底裡的。

他的神識也在少年的腦海裡張牙舞爪。

那充滿力量的每一個字,像是一把把鋼刀,深深地紮進在了楚月的顱腔。

隨性前行的少年停下了腳步,心臟猛然地震顫著。

短短的一刹那,這麼多年的風雨漂泊都充入了腦海內。

最後定格在人生之初。

那一張滿是鮮血的床榻之上,麵色慘白的女人渾身冒汗,就連頭髮都是濕漉漉的。

她昏死在臨盆的這天。

她由衷地摯愛著從自己肚子裡出來的孩子。

隻有母親才能體會到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之苦。

雪輓歌總能感受到胎動,像是有兩個小孩在打架般。

後來的直覺告訴她,捱打的是楚南音。

她想找到那個在孃胎裡就很威猛的孩子。

她也活在丈夫編織的美夢裡九萬年之久。

一次蒼穹異變。

一場大雷雨。

使她不顧一切離家而去。

這世上,有一種比寶石還要純粹的羈絆和感情,那便是臍帶相連的母愛。

楚淩通紅的眼睛,緊緊地盯著前方看。

沉默半會的少年,忽而回頭朝他看來,通紅的眼睛裡蓄滿了淚。

再是一身頑強固執的骨氣,也阻擋不了往下掉落的淚珠。

“她去哪了?”楚月問。

“不知道,再也找不到她了。”

“你們大楚,連一個人都留不住,守不住,廢物,都是廢物。”

“是我們不好。”楚淩虛弱道:“小月,往後的日子,照顧好自己。”

“我不想傷害你,卻也不能保護你。”

“是做哥哥的不好,有愧於你,也有愧於南音。”

聞言,少年眉色一橫,凶狠地道:“滾回你的大楚去,冇人需要你的好。楚南音或許需要,我不需要。”

話落之際,楚月將一枚神農丹丟在了楚淩的懷裡,而後轉身就走。

走得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拿到丹藥的那一刻,楚淩終於無力堅挺,屈膝跪在雪地,仰頭哀聲痛哭。

淚眼婆娑中,少年漸行漸遠。

風雪越來越厚。

淚水使視線愈發模糊。

直到他再也看不見少年了。

他站起身,朝著另一個方向行去。

他拖著三把劍,踏進了菩提寺,跪在佛祖的金像前,削去了一縷縷的頭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